这位小姐经历严重车祸,腿骨骨折并多处撕裂伤。骨折手术有打骨钉,但腿的疤痕仍旧相当明显:粗大,暗沈,突起。这小姐正值妙龄,自然无法忍受这疤痕因此到本诊所求诊。有鉴于疤痕非常长,因此手术采取全身麻醉,手术时间约4小时。术后孙医师要求她穿戴腿护木至少3个月,她都有乖乖照做,甚至戴到6个月。六个月后虽然还是有轻微红色疤痕,但比之前已经是天差地远了。预计再半年疤痕会更淡更不明显。

孙医师提倡手脚疤痕须戴护木。虽然有些医师知道打石膏固定对疤痕有帮助但没有人实际做过,大家只是嘴上讲讲,病人不会照做医师自己也不太相信,打石膏引起的闷热潮湿异味加上好几个月不得动弹,这代价太高。既然没有人做过,效果如何当然也只是想像而已。

要说服病人打石膏有两个心结必须解开:第一,疤痕的重要性不亚于骨折,病人必须有治疗骨折那样的决心接受暂时的不便才适合疤痕重修;第二,打石膏太困难门槛太高,退而求其次:戴护木。护木的遮蔽只有一半比较通气,而且护木的固定使用魔鬼毡必要时–如洗澡,可以拆卸下来,因此病人的配合度就会高。

这几年下来孙医师说服不少病患使用护木,累积的资料有1.不戴护木,2.戴一个月护木,3.戴三个月护木,4.戴六个月护木,四组各数人。就有限的资料显示戴三个月以上比较好,也就是说戴一个月还不保险。

有许多疤痕是人为的,例如自残或是手术所留下。孙医师发现很多外科系的医师对于伤口缝合不是很在意,好比说骨折,骨科医师往往把骨头矫正,钉完骨钉后就离开了,留下住院医师或者实习医师缝合外面的伤口,这样自然不能期望伤口会缝得多好。

下图是一位前臂骨折的妇人,她对疤痕是零容忍,在拔除骨钉前就跑来咨询。听说她有跟骨科医师讲之后要去修疤痕,结果被骨科医师骂。妇人还是在拔除骨钉后隔天忍痛到美安诊所修疤。孙医师其实觉得该骨科医师缝得不差,若不是妇人不惜代价要减少疤痕,这钱其实可以省下来。

此位骨科医师缝的很不错,只是病人要求更高。三个月的照片有些垂直凹痕是美容胶刚撕掉造成的。

许多年轻人有一段不堪回首的记忆或是爱情,用刀片纪录了惨澹的过去。等到年纪大了心智成熟了对过去的鲁莽感到懊悔,希望能够除掉这些疤连同这段记忆。难啊!没有什么好方法只能切除再重新缝合。这位客人本身体质好又非常非常配合医嘱。于是孙医师分2阶段手术:第一次把上下两条凸疤先切除;半年后第二次手术再把中间的凸疤切除。上下疤痕已术后7个月变成白色,没有突起也没有拉宽;中间疤痕为术后一个月,还看得到贴美容胶的痕迹,本身略红但也是平整没有变宽。注意!此客人两次手术后都有乖乖戴手臂护木1个月。

这位女士没有打石膏,而是自己努力不用脚。据她说平常在家都一跛一跛地扶著椅子走路,让这只脚完全打直拖着走。孙医师真的很佩服。

这位小姐车祸小腿受伤在急诊缝合。她第一次来的时候还没拆线孙医师就告诉她”需要”重新处理。请注意,孙医师很少告诉别人“需要”手术,如果只是为了疤痕好不好看,这样的手术不是必要的而是可选择的(optional);但当孙医师用“需要”这个字眼时表示伤口不是很好,有发炎/感染/裂开/坏死之虞。

当时因为费用的关系这位小姐无法下定决心,但是20天后她又回来报到。如同孙医师预期拆线后伤口不好又裂开了。她经过显微疤痕手术和伤口照顾(这里有很多细节,在此不详述),一年后她的疤痕已经不太明显了。

这位小姐的大腿车祸受伤,可能掉了一块肉吧?虽然经过手术缝合却凹下去一块。她曾去咨询其它诊所,医师建议自体脂肪注射。的确这是一个可行的选项,但是我们都知道脂肪会部分吸收,而且吸收的比例不确定,因此如果采取脂肪注射必须有心理准备要做到2次以上,费用叠加起来也比较高。孙医师采用真皮脂肪移植,技术及后续照顾上虽然比较麻烦,但是结果比较能够预期。当然还有一些治疗上的细节在此不详述,总之最后结果令人满意。

疤痕美丑由三个因素决定

1. 医师手术的技术约占5成。所谓“技术”也包括手术的“方法”是什么?例如胆囊炎可以传统宾士型切开,或内视镜切除,或达文西机器手臂切除。宾士型切开手术做的再好,疤痕也比不上达文西的疤痕。所以不是把伤口用极细的线缝的密密麻麻就是技术好,而是针对伤口的特质选择适当的方法,使用合适的线材,再加上好的缝合技术,这才是所谓好的手术技术。
2. 病人体质约占3成。这个大家应该都能体会,有的人受伤再严重痘痘冒的再多也不会留疤;有的人只是被虫咬了一下就留下大疤。“体质”也包含了部位,同一个人脸上是比较不容易留疤的;但胸口、肩膀、关节、背部等区就相对容易留疤。
3. 术后照顾约占2成。不要轻忽这个步骤,每个人的体质不会差太多但是照护的良窳则会让疤痕天差地远。一般而言术后不可抽菸,伤口必须贴美容胶。如果在脸部的话可以注射肉毒杆菌素;如果在手脚则建议用护木固定;如果身体的疤痕则不可运动,连跑步或瑜珈都不建议。这样实行短则一个月,长则六个月,视你的决心有多强而定。